新闻中心
News
联系我们
 

电 话:86-755-82910368

传 真:86-755-82910673

邮 箱:sail-group@sail-group.com.cn

邮 编:518001

致马云:有一种错误叫太成功

时间:17-09-13 来源:刘胜军微财经

致马云:有一种错误叫太成功

“挡不住”的余额宝,在让民众喜大普奔的同时,亦令银行坐卧不安。截至 6 月底全国货币基金总规模 5.09 万亿,余额宝一只达 1.4 万亿,占比超四分之一。

俗话说: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进入 2017 年,马云的金融版图遭遇“监管寒流”,余额宝首当其冲。

5 月 27 日,余额宝将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由 100 万调整为 25 万;8 月 14 日又调整为 10 万。

8 月 24 日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公开呛声:个别货币市场基金产品功能异化,以公募基金之名,行银行功能之实。

8 月 30 日证监会副主席李超:有个别货币基金,规模巨大,不用点名大家都知道是谁。对此,不仅要适用普遍的流动性管理规定,为此对你还得适用特别规定,为什么呢,因为你太大了。你要有点闪失,你一家也能构成系统性风险。机构本身要高度关注自己的流动性风险,不能抱有侥幸心理,千万不能抱侥幸心理。

9 月 1 日证监会正式发布《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 》,首次提及“系统重要性的货币市场基金”概念,表示将由证监会会同中国人民银行另行制定专门的监管规则。

如果说支付宝犯了错,那唯一的错就是它太成功了,因为它让老百姓第一次可以“躺着挣钱”了。那些习惯于坐着挣钱的银行坐不住了。正如一家银行董事长赤裸裸地对马云说:

马云,10 年后,我们会为你办一个非常棒的纪念仪式,感谢阿里巴巴和马云做的这些了不起的事情,但现在我们不得不杀了你。

杀人总得找个借口吧?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总编辑钮文新粉墨登场了,他严厉指责余额宝:

货币基金寄生在银行身上吸血:从银行把老百姓存款吸出来,制造银行系统的流动性紧张,拉高存款利率,然后再以协议定存方式把钱存给银行,并从中渔利。

在利率管理标准“双轨制”,金融业务监管标准不统一的前提下,货币基金对银行业务的搅局,绝不只是货币基金多赚几个钱,银行少赚几个钱的问题,而是从金融整体上放大了国家的金融风险,金融严重侵害实体经济的利益,并导致央行的利率控制权力被货币基金部分抢夺的问题。

余额宝等货币基金躺着银行身上“空转套利”就是典型的货币金融挤压资本金融的过程,而且它是始作俑者。金融危机的关键、核心一定是“分配财富的货币金融过度膨胀,创造财富的资本金融过度萎缩,这必然导致资本金融所创造的财富越来越少,最终,当高杠杆之下也得不到足够的利润,货币金融开始逃逸,危机发生。

钮文新的逻辑真是太奇特了,把中国金融体系的所有问题一股脑推给余额宝。请问一个简单的问题:假如没有余额宝,这些所谓的套利、空转、风险就不存在了吗?金融体系有病,这是因,余额宝的火只是结果。因果关系不能倒置。所以马云才说:银行不改变,我们就来改变银行。这些年在蚂蚁金服的压力之下,银行在服务、效率、客户体验方面取得的进步是不可想象的,余额宝就是那只激活竞争的“鲶鱼”。

最近,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撰文,用数据反驳钮文新给余额宝扣的帽子:

从余额宝诞生的 2013 年 6 月至今,国内货币基金规模已经从不足 5000 亿元发展到超过 5 万亿元的水平。在此期间,上海银行间利率( SHIBOR )由 6.62% 下降至 2.85%,短期贷款基准利率由 6.00% 下降至 4.35%,同业存单发行利率由 5.25% 下降至 4.76%。

中国的货币基金市场在过去四年中经历了三个快速增长期( 2013 年 6 月 – 2014 年 3 月,2015 年 6 月 - 12 月,和 2017 年 3 月 – 6 月),一个温和增长期( 2014 年 4 月 – 2015 年 6 月),和一个徘徊期( 2015 年 12 月 – 2017 年 3 月)。在增长最快的 2015 年 6 月 – 12 月期间,货币基金余额从不足 2.5 万亿元增加到了 4.5 万亿元,但这是一个各种融资成本都在明显下行或者保持低位的阶段。

统计模型分析表明,银行间利率领先于余额宝收益率,对余额宝利率的升降有显著影响;反过来,余额宝收益率对银行间利率无显著影响。换句话说,市场利率是因,余额宝利率是果。

余额宝很多资金以协议存款的方式存在银行。数据模型分析表明,银行存单利率领先,并且是余额宝利率的显著驱动者,反过来,余额宝利率对银行存单利率毫无影响。最典型的例子是银行存单利率于 2016 年 9 月开始明显上扬,而余额宝利率一直到一个季度之后才开始上升。

存款总量从 2009 年的 24 万亿元增长到 2017 年的 64 万亿元;严格的统计分析表明,银行存款的增长趋势在这 8 年中没有显著改变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银行理财的规模从 2009 年的 1.7 万亿元增长到 2016 年底的 29 万亿,年增长率 50%。2013 – 2017 年间,银行存款和理财合计新增 40 多万亿元,远超货币基金的 4 万多亿元。所以,和“货币基金导致存款搬家”的假说相悖,无论从趋势还是规模上看,银行的发展都没有因为货币基金而发生较大改变。

陈龙还以美国的经验数据来进一步作为论据:

第一只货币基金于 1971 年在美国诞生,到 1980 年末达到 755 亿美元。但是货币基金真正的腾飞,是从 1980 年的 755 亿到 2009 年的 3.4 万亿美元。美国银行优质贷款的利率,从 1980 年的 20% 降到了 2009 年的 3.25%。和在中国看到的情景类似,长期来看,货币基金余额的上升伴随的是融资成本的下降。

笔者认为,陈龙的上述分析,是符合金融逻辑的:

货币基金促进了金融资源的流动,这意味着资源配置得到优化,从而有助于金融体系总体效率的提高,这是经济学的常识。

是金融体系的低效,为余额宝的爆炸式增长提供了土壤;余额宝的利率,只是银行同业拆借高利率的反映和结果,而非高利率的制造者。

更有说服力的是,目前各大银行都已推出类似余额宝的货币基金,收益率没有显著差异,但为何余额宝一直强势增长呢?显然,这一增长不是因为余额宝“高利率”。真正的原因是,支付宝具有强大的应用场景。

面对监管部门对支付宝抛出的一个个“紧箍咒”,马云坐不住了。9 月 10 日教师节当天,“马云老师”发表演讲称:

一八三几年,英国出了一个机动车法案。那时候英国最早发明了汽车,但是汽车起来以后,很快就把马车夫的工作给干掉了。所以所有的马车夫上街游行抗议,就像今天说实体经济被互联网经济冲垮的道理是一样,游行的结果,政府出了一个机动车法案,后来称之为红旗法案,就是要求每个车前面必须有一个人拿着红旗,车的速度不能超过每小时七英里,绝不允许超过马车的速度,超过马车的速度,立刻吊销牌照。30 年以后,英国才取消了这样的红旗法案,这个红旗法案使得英国并没有抓住汽车,使德国和法国起来,美国抓住了汽车,使自己成为了一个车轮上的国家,随后带动了石油经济的起来。

今天我们严防红旗法案这样的东西,对未来的互联网、物联网以及各种各样未来政策,我们不要认为我们比别人强,没有人是未来的专家,我们都是昨天的专家,我们对未来只有探索,要相信自己,相信人类,相信我们的孩子们,他们是有办法去解决的。有时候制度过多,反而让我们不能前进,欧洲没有大的互联网公司,一个重要的原则,他们法律制度实在太多,担心的问题非常多,还没开始干,就问这个问题怎么解决,那个问题怎么解决,互联网还没起来,大家就在讨论隐私问题、安全问题。

我相信我们有办法解决,我们解决不了,我们的孩子一定比我们解决得好,因为八零后、九零后、二零零零后,他们就是比我们聪明。我们刚觉得手机出来的时候,这么小的屏幕怎么可以跟 PC 比,手机今天的力量,它的运算和计算能力超过了任何一台当年的 PC,今天我们的手机,那时候觉得这么小的字、这么小的图片,怎么可能跟电脑相比,电脑怎么可能跟电视机相比,一代超越一代。今天不是你看不了,是你眼睛花了,孩子眼睛并没有花。

笔者不反对对“系统重要性货币基金”进行监管,但银行、学者和官员都不应该把“余额宝”妖魔化、污名化,因为:余额宝唯一的错,是它太成功了;它太成功,是因为金融体系太低效了。

摘自—刘胜军微财经

   
上一篇 下一篇
新三板 | 教育产业中期成绩单:23 ...12倍PE的苹果:是投资者的保守,还...